在日十年志愿者生活,你能做到吗? “中日志愿者协会”创始人- 张剑波

人物简介:张剑波

张剑波,中国湖南人。1987年被国家公派到日本技术研修,1年后回国。1988年为了圆上大学的梦想,自费重返日本。1989年到1993年的四年间,在秋田经济法科大学攻读经济学。

1993年到东京就职,之后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现为早稻田大学的客员研究员。2006年2月18日与志同道合的在日华人成立了“中日志愿者联合会”(现名为“中日志愿者协会”)。

2015年10月,张剑波编著的《よりよい共生のために-在日中国ボランティアの挑戦-》一书在日本出版。


用了1天,一口气把这本书《よりよい共生のために-在日中国ボランティアの挑戦-》读完了!

坐在电脑前,看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采访张剑波老师的场景,又一次浮现在了眼前。

十年前,张剑波建立了“中日志愿者联合会”(现名为:中日志愿者协会)一个完全公益的组织。

为什么说完全公益?

因为中日志愿者协会的所有咨询,支援活动,原则上都是不收费用的。

“无资金,无工作人员,无场地”用张老师的话说,他们这个组织是一个纯粹的三无组织。唯一有的,就是作为传统文人信守的“天下,国家” 的使命感。

提起“中日志愿者连合会”的建立,源于2006年发生的那次事件!

2006年2月17日,日本滋贺县在住的中国籍女子,郑永善将2名日本小朋友杀害了。在警方调查过程中,郑永善不停地念叨着“我没有杀人,我杀掉的是两个布娃娃!”

当人们愤怒地谴责这个“丧心病狂”的杀人魔王时,张老师告诉笔者:我当时就想,这是一个远嫁到异国他乡的女人的悲剧!也是这个社会的悲剧!

1999年8月,郑永善通过婚姻中介,认识了住在日本滋贺县农村的一名日籍男性。不久便通过国际结婚来到了日本。然而,日本农村的生活并不像自己所想。封闭的思想,外加语言的障碍,郑永善并没有融入到日本社会。

没有朋友,家庭成员排挤,邻里冷落。一切的一切,让她开始憎恨这个社会。让她变得越来越沉默无言,长期的压抑,最终使她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走到这一步她自己也有错,但是作为一个在日华人,我理解她感到无助的心情。正是受到这一事件的冲击,我当天就给一些友人打电话,事件发生的第二天,2006年2月18日,我们一共10人,成立了这个中日志愿者联合会”。

在给笔者讲述了郑永善案件后,张老师开始说起了自己的经历,和志愿者协会的历程!

“1987年我被公派到日本做技术研修,初到日本,并不是东京,大阪这样的大城市,而是当时国内听都没有听说过的,秋田县。并且我去的还是远离城市的乡下,一个叫做大野台的地方。那里真是一个走了半天都是野地,周围连个人家都不好找的人口稀少的地方。”

结束了1年的公派学习,回到中国呆了半年后,我下了决心再一次来到日本。这一次我是希望可以圆多年来上大学的梦想。

1988年11月,我又一次来到了日本,并仍然选择了秋田这个我熟悉的地方。作为秋田经济法科大学的第一位留学生。我开始了4年的学习。88年中国人的经济状况你是知道的。我兜里就揣了9000日元,和100美元的票子来了。这是我所有的财产。

但是我很幸运,大学的副理事长让我住在他家,不仅每天的伙食,住宿费都不需要我负担,甚至连学费都帮我出。这一住就是4年,也可以说那4年是我在日本近三十年里最好的回忆。

“他为什么要这么帮你?”笔者忍不住内心的好奇!不假思索的问到。

“其实我想过这个问题。我想有3个原因吧。”

第一;人性总是有善的一面。我这样一个穷学生,他们出于人性善良的一面来帮助我。

第二;我必须感谢我们的老祖宗积德。在我上学期间,我的导师,还有收容我的副理事长,都认为日本的文化是受中国影响的,现在日本的发展也有中国的贡献,如今中国来了留学生,应该用自己的一种方式“感恩”。

第三;负罪心理。我在日本生活了这么多年,接触过日本左派,也接触过右派。其实很多年纪大的日本人都知道,日本给中国添了很多“麻烦”。如果有可能,他们希望用某种方式赔偿给中国人。

毕业后张剑波来到东京工作,一边工作一边寻找大学院(研究生)。和其它国际都市一样,东京是许多有抱负,有梦想的人希望圆梦的地方。但是在这样一个高楼林立,熙熙攘攘的国际都市背后,作为一个边打工边学习的外国人,他感受到了人性的冷漠,看到了生活在社会底层人的真实生活。这其中,外国人占据了底层人群的很大比重。

“长期的日本生活,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了外国人在生活,就学,就业中遇到的诸多困难。一部分日本人认为外国人影响了社会秩序,对我们很有成见。其实,很多的犯罪事件是由于我们这些外国人不了解日本法律,和没有可以咨询的人而间接造成的。”

如果能得到帮助,或者至少有个可以吐露烦恼的地方,类似于郑永善这样的杀人惨案或许就不会发生了。长年来的实际感受,再加上郑永善事件的发生,让我决定建立志愿者协会。”

为了帮助在日华人,中日志愿者协会开通了热线电话。所谓热线电话,就是一个手机号码,如果大家遇到了困难,可以随时打电话给协会。这个电话费都是协会成员自己担负的。

这样一个三无组织,一走就是十年,十年里,宗教,政治,以及各种诱惑和骚扰,都被张老师这道防火墙挡了回去!

“是什么力量让您坚持到了现在?”笔者问到。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张老师沉思了片刻,语重心长的告诉笔者

“我个人比较崇尚儒家思想,喜欢儒家思想的人都知道,天下国家这个词,作为在日华人,我有种责任感”。

“我是个共产党员,如果不来日本上学,我想现在应该是个不小的干部了。但是,这种被党信任的感觉,在来到日本后就完全没有了。这是我的遗憾。作为党员,我离开了中国,但是在这里我希望尽到党员的责任”。

听了张老师的这番话,让八零后出生的笔者,第一次感受到了老党员的伟大!没有任何虚华的内容,真的就是实实在在的,坚定向前走。

看着眼前的这位老党员,笔者突然感觉喉咙有点哽塞,心里有些酸楚。在这样一个动不动谈盈利模式,时不时亮出投资回报率的社会里。“公益”成了很多人,吸金的手段,成了一种招摇撞骗的幌子。可以想象十年里“中日志愿者协会”受到了多少质疑,和白眼。

今年是协会成立第十个年头,张剑波老师,和成员们共同撰写了《よりよい共生のために-在日中国ボランティアの挑戦-》这本书来纪念十年的艰辛,十年里大家的故事!


有人说,张剑波老师的志愿者协会,是唯一的一片净土。当听到别人的评价后,张老师说到“是不是唯一,我不敢保证。但是这里绝对是一片净土。我会尽全力让它保持下去

“中日志愿者协会”的热线电话:080-3738-2888 (日本电话号码)

如果您需要“中日志愿者协会”的救助,拨打这个求助电话!不过非诚勿扰


2016-07-28T05:02:20+00:00 七月 28th, 2016|意见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