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koushin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koushin has created 25 blog entries.

南木香|24岁中国女留学生代购再被捕!骗子陷阱太多防不胜防

2017-05-19T14:24:22+00:00 七月 29th, 2016|社会评论|

今年6月,因在便利店非法使用他人“乐天购物网站积分”而被捕的24岁中国女留学生姜远东,于7月6日当天,被爱知县网络犯罪对策课以欺诈嫌疑再逮捕。       所谓再逮捕,即因事件的严重性复杂性,原定的搜查期间不足以进行事件调查,通过再逮捕来延长调查期间。对6月时发生的此事,在日华人朋友们的印象大概还停留在代购圈一时间炸开锅的“女留学生代购被抓”上。殊不知,前天警方发出的再逮捕通知已说明了这件事并非我们以为的那么简单。       原本,我们以为的代购是这样:家庭主妇留学生,还包括部分上班族们,利用业余时间一家药局接一家药局的收集购物清单上的畅销日货。一样一样的打包,通知邮局收货,寄送回国。赚点差价和药局积分,时不时还得被临时放鸽子或讨价还价离谱的给郁闷半天。要和被再逮捕的那名女留学生遇到的麻烦比较的话,那点郁闷真不是个事儿。那姑娘也算是代购,但她可能是在不知情下,成了有组织犯罪的帮凶。替犯罪团伙将非法窃取的乐天积分,通过在便利店购物的方式来消费积分,用“变相洗钱”来形容都不过分。       犯罪团伙一边以非法手段窃取积分购物结算时所使用的条形码,一边在中文网站发帖子招募有偿代购。       [...]

惊叹|怎么才能不被淹?东京泄洪地下宫

2017-05-19T14:24:22+00:00 七月 29th, 2016|社会评论|

最近打开新闻满屏都是国内洪涝的消息。 因为气象反常,长江流域灾害频发。连二师兄也不能幸免。于是出现了九百万充满“人(xian)文(de)关(dan)怀(teng)”的网友围观六千头生猪救援的直播。然而遗憾的是,这些被网友广泛关注、寄予了高度人文关怀的“猪坚强”们,当夜就被宰杀掉了。 灾难中从来不乏正能量者,刷着新闻,被一位同学感动了……这么喜欢学习的孩子,让我想起从前。那些没日没夜为考试煎熬的日子。呃,新闻的最后——“周同学非常看重这门考试,因为毕业后想出国”。感觉小编有点不怀好意。以上截图均来自网易新闻客户端。作为适宜居住的大城市,排水设施的建设至关重要。作者不在武汉、南京,无法理解身临其境者此时的心情,但我想,尽快高效地改善一个城市的排水工程,应该是大多数人期待的吧? 作者在一年多前写过一篇《令人叹为观止的地下水宫》,介绍了自己去参观东京圈外围排水设施的经历。当时刚开始写公众号,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这篇文章的存在,今天重新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座守卫着整个东京圈的防涝、泄洪设施。地下水宫排水设施一直是城市建设的良心,暴雨时下水道水流量过饱和、河流排水能力超限决堤时,城市就极有可能遭受灾难:街道房屋被淹,人们生命财产安全受损。在日本首都圈的河流体系中,中川流域由于地势低、坡度缓、水不易流出等特点,自古以来饱受浸水灾害困扰。因此日本政府于1993年开始兴建首都圈外围排水设施,这一融入了众多日本最先进土木技术的浩大工程于2006年全线贯通。泄洪机制示意图如上图所示,大雨时中川、仓松川、利根川等中小河道水位上涨,泛滥的洪水会被引导进入五个巨大的立柱体(立坑)内,这些柱体每一个直径都有30米,高达70米。第一立坑巨大的立坑由位于地下50米、直径10米、总长6.3千米的水渠连接,洪水通过这里流入之前提到的地下水宫。其实后者的正式名称是“调压水槽”,内部全长177米,宽78米,高18米,由59根长7米,宽2米,高18米的巨大立柱支撑,宛如一座巨大的地下神殿。水下渠道宏伟的地下水宫涌入调压水槽的洪水经过四个抽水泵,以最快可达200立方米/秒的速度排入江户川,最后汇入东京湾(太平洋)。操作中心建成后东京圈遭遇数次豪雨,地下排水设施大大缓解了暴雨带来的洪水对于周围居民区的浸水威胁。2008年8月末,以春日部市为代表的部分地区经历了1小时100毫米以上降雨量的洗礼。中川等河流水位超出了泛滥警告线,外围排水道迎来了建成后的最大洪水调节,一次性排出了1170万吨洪水,相当于7800个50米游泳池的水量。由日本政府历时十几年倾力打造的泄洪设施在这次与暴雨的搏斗中取得了完胜。这座地下水宫在没有泄洪任务的时候开放免费参观,需要在主页上提前数周预约。参观地点:龙Q馆 [...]

深度阅读 | 日本社会环境,真的适合创业吗?

2017-05-19T14:24:22+00:00 七月 28th, 2016|社会评论|

日本的移动互联网曾经一度领先世界其他国家很多年。但是在这一轮以智能手机为核心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到来的时候,我们惊奇地发现,中国在许多方面已经开始和日本处于同一起跑线,甚至要超过日本了。我在2012年和2013年分别拜访了日本两个知名的移动互联网孵化器,一个是一家日本著名风险投资公司在东京的孵化器,一个是日本第二大运营商KDDI开办的名为Labo的孵化器,前者类似于中国的创新工场,后者则像中国电信的创业孵化基地。但在这些装修一新的办公室里面,创业团队的数量很少,显得人气冷清,这和中国创业氛围火热的3W咖啡或者车库咖啡形成了鲜明对比。当苹果的App Store和谷歌的Google [...]

Load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