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开家胶囊旅馆,你愿意吗?

         胶囊旅馆诞生于日本是因为总有些正经上班工作的人晚上回不了家。他们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睡一觉;他们要求这个地方便宜舒适、干净简洁;他们往往是社会的主流群体;他们回不了家这件事又往往是社会的普遍现象——所以说,胶囊旅馆生于日本,代表日本,算是日本文化特色了。
     
     
     
         胶囊旅馆(カプセルホテル),直译就是“Capsule Hotel”,顾名思义,就是跟胶囊有着神形相似的特色旅馆。外观来看像是几十个太空舱一般的方形空间垒起来的框架,内部体验上讲,就是极度简化居家环境,还客人一个最原始的休眠环境。因为空间限制,将必要设施极度精简,但又满足客人对住宿最基本的需求,有床铺、不大的桌椅、电视机等等。首家胶囊旅馆1979年诞生于大阪,隶属于新日本观光株式会社。最著名的就是由日本著名建筑家黑川纪章设计的中银公寓。
     
     
     
     
                                                                                                                                            黑川纪章的中银公寓
                         
     
636623202407588799
               
               
         因为日本有些上班族会加班到深夜,或者他们下班后会先去趟居酒屋来个饮会,等出门散场的时候,已经错过了终电,打车又太贵,又不像天朝一样滴滴优步一招手就是计程车,于是这时候他们就会习惯性的就近找旅馆过夜,于是胶囊旅馆就这样诞生了。
               
        当然,现在的胶囊已经不仅限于是加班狂人的据点了,价格实惠,干净方便的优势在社会中产阶级以下的人群里大受欢迎,相当多的待业失业人员以及打工仔都会首选胶囊,有的一住就是一年。最后,除了这两大群体以外,第三大客户群就是“游客”了。特别是近年来旅游业的兴起,日本又炒起了胶囊热潮,原本男性向的便捷式旅馆,现在也大受女性欢迎。有的胶囊已经开始分割男性区域和女性区域,甚至还有了专供女性使用的电梯,保证女性可以百分百安心入住。
               
        还有胶囊旅馆玩儿出新花样,COS成太空舱的装修,被书本包围的图书馆胶囊,满溢OL风格的加班向设计,等等等等,也是非常的有趣。
               
               
               
               
               
               
         从经营层面上看,胶囊旅馆成本较低,而且资本投入多在于前期,后期运营成本并不会太高,保证最大限度利用已有空间,不仅避免了对实体资源的浪费,半自助化的服务还在极大程度上节省了传统酒店雇佣人力的劳动力成本。于是,行业进入门槛并不高。低碳环保,把资源循环利用发挥到了极致,行业壁垒低,易经营。所以,从一开始,这些适用于快节奏大都市的特点就注定了胶囊旅馆将会变成时代的宠儿,果不其然,胶囊旅馆在韩国欧美等国家一登场,就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度,受到了高度的认可。
               
               
        那么我国的情况又如何呢?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人口密集程度大,不仅有大比例的青年劳动人口,每年还有大批游客涌入,人口基数大的基础上流量更大。寸土寸金,住宿需求刚性,其实这种情况听起来跟东京大阪的相似度高达90%,那么胶囊旅馆的国内市场一定好到供不应求吧?
               
        结果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儿。其实国内已经出现了一些胶囊旅馆,形式效仿日本,但却并没有得到普及。其实仔细想想,也并不是难以理解的事儿,那么下面我们就从三个方面一起聊聊原因:
 
需求结构
         虽说都是寸土寸金的大都市,住房紧缺,但是其实两国国情千差万别。回到开头的内容,最初的胶囊旅馆是为给加班到回不了家的可怜儿提供个睡觉的地方,那么就注定了它的特点是:保证睡觉空间、保护隐私受侵犯,居住不确定性或者是短期性。而我国北上广住房消费者的特点却并不是这样。首先,国内的加班族不会半夜不回家,就算是凌晨午夜,打着黑车也会往家里跑,其次,国内没钱的打工仔往往更偏向于群居,拿进京打工的人群来讲,他们大多都是从地方结伴入京的,这样他们对居住环境的选择就会变成合租同居。俗语“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就能明确能够明确看出,相对于“由点融入一个面”,中国人更愿意主动构建关系网去生活,一出手就是网状分布,这简直会让怕麻烦别人的日本人瞠目结舌。所以,对住房的需求,比起一人一个胶囊,他们更愿意一起生活在四合院里。
               
               
 
文化程度     
        如果一上来就摆出日本受教育水平一定就高于中国的态度,那一定会有愤青来喷。小编并不是绝对主义认为日本在方方面面都优于我国,但是不得不承认日本人的“公共领域意识”要高出国人一截。胶囊旅馆除了太空舱部分是独间以外,有很多公共区域——公共盥洗室、浴室、卫生间以及公共走廊过道。对公共领域的保护程度就决定了一间胶囊存在的长久度,而这个需要消费者自己来承担。有过生活体验的人都知道睡火车卧铺的感受,胶囊也大概差不多,半夜在走廊跑,大声说笑,不太讲究的卫生间和不太讲究的盥洗室,住起来也并不太舒服。
               
               
文化认同       
        当然这也是小编认为最重要的一点。胶囊旅馆是日本特色,仔细看这里面渗透的都是日本文化,如果想在中国流行,一定要和中国文化有所契合。
               
         日本人对“土地领域”有执念。日本人有“岛国根性”,土地面积较小,农耕文明延续下来使他们对土地领域的划分和对领土的保护有着与生俱来的偏执,所以较小的封闭空间容易让他们整个种族产生安全感。相对于我国幅员辽阔,文化构成复杂,汉文化的包容性海纳百川,囊括了各种文化特点,不提北方游牧民族的进攻向的自由性,即使是江南吴侬软语的小家碧玉也只是精巧绮丽,很难看出团体对小空间有向往。这是一点。
               
另一方面,日本人天性对生活自带一种“修行”之感,这是他们“禅文化”的日常渗透。无目的性的自我约束,自我考量,自我锤炼,把“生活”本身作为生活的体验,吃饭就是吃饭,睡觉就是睡觉。而胶囊旅馆无论是形和神,都给“修行”提供了环境和养料,如果一个地方可以让人们最大程度的接近睡眠,那就是睡眠本身。胶囊最初和最终的目的都是给客人提供一个睡觉的地方,于是其他的产品都是附属,这里可以安心睡眠。而相对中国而言,并没有这种“禅修”的文化渗透在日常生活中,即使有人对修行有向往,也是重口难调,人们对旅馆的偏好仍然不止是满足于睡眠这么简单。而且国内的情况是,选择胶囊旅馆的群体仍然是好奇驱使的年轻人,并没有大众化的模式于是就很难普及。
               
               
2017-05-19T14:24:20+00:00 十一月 28th, 2016|社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