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移民日本乡下到底需要银子?一篇移民日本乡下的生存手册

日本近年来刮起一股强劲的“移民风”。此移民非移居国外,而是移居远离大城市,气候宜人风景秀美的小乡村。作为一名内心深藏浪漫的普通观众,起初见到电视里介绍的乡村生活,羡慕无比,感觉那些将“采菊东篱下”的慢生活理想化作实际行动的人太帅了。一比较,自己就是个精神上向往文艺境界,身体又断不了凡念俗根,隔三差五不逛街买东西就提不起劲儿来的都市狗。

就着最初的热潮,果断移居地方乡村的人们,三年后又选择搬回城里的比率,据不完全统计竟高达70%。究竟发生了什么,让那些人宁愿绕了一大圈,损失了金钱时间精力也要回城,回到他们曾经深恶痛绝的都市生活里?

美好的理想撞上骨感的现实。当初那些吆喝城里人移民过去的地方乡村,给出两粒迷魂丸:自然环境下的悠然慢生活;物价低廉移居补助。

平均每5个人里就有1个人具备自杀倾向,在大城市里奔波卖命的日本人尤甚。当我们得知乔任梁因抑郁症而自杀时震惊无比,这个病在日本早已家喻户晓,人们对它的熟识程度不亚于感冒发烧,几乎谁的身边都有一两个甚至三四个因患上抑郁症而长期休病假的同事。于是,没有拥挤的电车,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没有压得喘不过气的业绩目标,大自然里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慢生活成了城里人最后的心灵乐园。或者说,是焦虑不安中的最后一条逃生途径。

对于移民们来说,无论移去国外还是移去乡下,丢下赖以为生的工作,离开熟悉的生活环境,前往陌生的新地界,最不安的因素莫过于“钱”。急需新鲜人口来补充日益流失的人口,急需身强力壮族来缓和严峻老龄化的地方乡村,无不使出“你搬我这儿来,我给你房给你地还给你金钱补助”的绝招。这一招不亚于临门一脚,将那些正想逃离都市的人们心中仅剩的理智也给摧毁掉。

 

等真的去了乡下,才明白当初把乡村生活想象得那么美好的自己就是个纯傻子。地方上只详细宣传自然好风光,农作物海产品丰富,房子土地便宜到没准儿倒贴钱,却没详细告诉你:生病了不是想去医院就有医院;人口少,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不是老头就是老太太;轻壮人口少税收少商业店铺少,学龄儿童人数少,学校不是合并就是废弃,与其说清静不如说是萧条。

 

从来没有在山野地带生活过的新移民们,更加想象不来原生态意味着靠天吃饭,与飞禽走兽各种见过没见过的虫子打交道。从前恨过的城市生活,原来给予自己的便利多如牛毛深入骨髓,只是像空气一般,习惯了也就看不到城市的好。

 

第一拨儿移居失败者的出现,无疑给原本前赴后继奔向农村的城里人们泼了一盆及时冷水。同时也给良莠不齐的移居候选地们提供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公平竞争,让依靠选择性宣传来掩盖缺陷的移居地不得不败下阵去。

这一两年的移居越发倾向理性化,提倡正式移居前进行短期移居。就跟谈恋爱一样,哪怕一见钟情也要理智再理智,别直接奔结婚去了,先处一段日子再说。

 

一名生在东京长在东京的22岁小伙子前往香川县小豆岛,进行为期3个月的移居生活体验。

香川县位于日本列岛的四国地区,小豆岛是当地一处知名观光地。依山靠海,盛产橄榄,每年约有200名左右的城市移民搬来此地居住。

去小豆岛,船是唯一交通工具。上了岛以后,公交巴士、出租车、自家车是主要交通工具,验证了山野地区人民常说的那句话:“四个轮子的车就是腿,没有车等于出不了门。”

小豆岛是日本首个成功栽培橄榄的地区,目前岛上的橄榄产量占全日本总产量的84%。画外音等于告诉大家:本岛有拿得出手的产业项目,来了不怕找不到工作。

初来乍到第一天,在一处民宿住下。


第二天开始找房子。小豆岛繁华地段,17年前建成的独门独户,五室一厅,两年前因老奶奶年事已高搬去老年公寓而空出来等待出售。

100%电力化设施,即便是偏僻山野也与现代大都市同步流行IH电磁灶。

买下的话,全加一起1500万日元,单租的话每月8万日元。中介老大爷今年75岁,精神得很,在人口剧减,平均年龄走高的长寿大国,继续奋斗在工作第一线并不罕见。

每月8万的房租搁在东京繁华地段,顶多也就租个10来平米的小单间。不过按小豆岛的薪资水准,8万还是太贵了。

去看第二套房子,被主人出手的木屋别墅。

这类别墅在日本各个风景秀美的观光地很常见,但随着观光热度减退,整体经济不景气,它们仿佛被主人遗弃在乡下的宠物,孤零零地等待着愿意接手的新主人。


房子不贵,700万,一个在东京无法想象的价格。但现在度假山头的水道已停掉,若是住进去,则需自己从山下调水上来,开车单程就得花上20分钟。

第三套房子,紧挨着海边,也是被当作度假别墅使用。库房里放着主人留下的小渔船,各种型号的鱼竿,连同屋里的家具电器,一起等待新主人。

中介大爷说此房最大硬伤是没有浴缸,接受不了的人恐怕不愿住进来。对热爱泡澡的日本人来说,泡澡乃人生幸福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哪怕不爱泡澡,一间没有浴缸的浴室接近匪夷所思。因此房租便宜,每月3万日元。

小伙子倒是不介意,坐在客厅餐桌前,眼前便是碧海蓝天的幸福可以弥补没有浴缸带来的遗憾。

晚上,中介大爷招呼小伙子去他家吃晚饭。饭桌上的鱼虾蔬菜都是这个海岛的大自然馈赠,当天采摘捕捞,当天就吃进肚子,在这里理所当然的事,在东京是种需花钱才能享受的奢侈。

小伙子在传统酱油加工作坊找到一份临时工。


每小时工资750日元,在东京,几乎已见不到低于1000日元的工资了。第一天,小伙子干了6小时,洗了2500只酱油瓶,赚了4500日元。


山村里的商业设施极为简易,方圆多少公里就一家杂货店,里面什么都卖,像极了30多年前的中国供销社。图为山梨县的移居热点小管村。

现在的地方移居节目比较前几年,已更趋于冷静理智。通过追踪拍摄来呈现客观上的好与坏,人内心的挣扎取舍。为了解决地方上那么庞大的空地空房子问题,不得不说中央政府在之前的一窝蜂移居热里,采取了睁只眼闭只眼态度,没及时予以引导指正。

不是每个移居者都适合种菜打鱼,就算搬过去的人们都种菜打鱼了,要从根本上救活地方也是杯水车薪而已。日本政府考虑出一个香喷喷的大饼子来,号召企业把办公地搬去地方,别一个个全挤在大都市。只要去了地方,就给你们减免税金。结果,从东京搬出来的企业里70%去了神奈川县、琦玉县、千叶县,这叫啥事儿呀,等于从北京搬去了天津,从上海搬去了苏州,始终集中在首都圈范围。

(配一张关东各县位置图)

光靠中央政府的优惠政策不够,此时,各地地方政府行动了,亲自招手,只要公司搬来我们这儿,可以大减税!

比如

长野县:3年减免95%的法人税。

富山县、石川县:3年减免90%的法人税。

群马县、香川县:第一年免去50%,第二年25%,第三年12.5%的法人税。

做起重机出名的KOMASTU集团,2011年将其教育部门搬去石川县小松市;谁家衣服上都可能有一根它家拉链的YKK集团,2013年将其管理部搬去富山县黑部市;AXA生命保险公司,2014年将其总公司搬去北海道札幌市,并在当地录用了100名新员工。

※YKK集团位于黑部市的YKK50大楼

这对向往农村自然环境的城里人来说,意味着就算搬去小地方居住,也可以只要环境不用种田。有人的地方,就不愁日常购物看病与孩子受教育。

对大城市来说,舒缓了居住交通压力;对小地方来说,见到可持续发展的新移居模式。

2017-05-19T14:24:21+00:00 九月 29th, 2016|社会评论|